AAAA性BBBB欧美,性BBBBWWBBBB,性欧美BBBWBBBWBBBW

<wbr id="drfvu"><legend id="drfvu"></legend></wbr>

<em id="drfvu"><source id="drfvu"></source></em>
<nav id="drfvu"><listing id="drfvu"></listing></nav>

<em id="drfvu"></em><form id="drfvu"><span id="drfvu"><option id="drfvu"></option></span></form><nav id="drfvu"></nav>

  • <strike id="drfvu"></strike>
    <sub id="drfvu"><listing id="drfvu"></listing></sub>

    晟典新聞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動態 > 晟典新聞

    損害股東利益責任糾紛與損害公司利益責任糾紛的差異辨析及延伸探討

    發布時間:2022-03-10來源:廣東晟典律師事務所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印發修改后的<民事案件案由規定>的通知(2020)》第八部分第二十一節“與公司有關的糾紛”有24種,其中損害股東利益責任糾紛與損害公司利益責任糾紛分立。實踐中,股東為維護相關權利提起訴訟時,就以何種案由起訴需要基于對訴訟目的、舉證難度、具體法律關系等不同因素進行考量。而對損害股東利益責任糾紛與損害公司利益責任糾紛或存在一定混淆,故本文將對兩個案由之間的差異進行辨析,并探討兩案由下衍生的有關問題。


    一、兩者的主要差異


    (一)法律適用不同


    1.有關損害股東利益責任糾紛的法律適用


    主要的法律依據為《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司法》第152條“董事、高級管理人員違反法律、行政法規或者公司章程的規定,損害股東利益的,股東可以向人民法院提起訴訟”。


    所涉的相關司法解釋為《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證券市場虛假陳述侵權民事賠償案件的若干規定》第5條“證券法第八十五條規定的‘未按照規定披露信息’,是指信息披露義務人未按照規定的期限、方式等要求及時、公平披露信息。信息披露義務人‘未按照規定披露信息’構成虛假陳述的,依照本規定承擔民事責任;構成內幕交易的,依照證券法第五十三條的規定承擔民事責任;構成公司法第一百五十二條規定的損害股東利益行為的,依照該法承擔民事責任”。


    2.有關損害公司利益責任糾紛的法律適用


    (二)原告不同


    1.損害股東利益責任糾紛義在于保護公司股東直接起訴的權利,只能由股東提起。(1)公司股東對于董事、高管違反法律、行政法規或者公司章程損害其權利的,可以直接向法院提起該訴。


    2.損害公司利益責任糾紛的原告可以是公司,也可以是股東。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司法>若干問題的規定(四)》第23、24條之規定,監事會或者不設監事會的有限責任公司的監事、董事會或者不設董事會的有限責任公司的執行董事依據《公司法》第151條向董事、高級管理人員或監事提起訴訟的,應當列公司為原告。但不同于損害股東利益責任糾紛,若股東作為原告以損害公司利益責任糾紛為由起訴,則應當先窮盡公司內部的救濟途徑,由公司內部機關向法院提起訴訟,經前置程序公司不予起訴或怠于行使權利的,則股東可以作為原告提起股東代位之訴,將公司列為第三人。另外,《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修改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司法>若干問題的規定的決定》第4條“公司法第一百五十一條規定的180日以上連續持股期間,應為股東向人民法院提起訴訟時,已期滿的持股時間;規定的合計持有公司百分之一以上股份,是指兩個以上股東持股份額的合計”,對于股東身份作出進一步規定。


    (三)被告不同


    1.損害股東利益責任糾紛的被告為董事、高級管理人員。關于股東能否成為被告在各法院的裁判觀點不一。最高院在(2015)民申字第3353號案中認為,四原告在原審中請求權的基礎是公司法第152條,而被告并非公司董事或高管,故原審認定被告不是本案損害股東利益責任之訴的適格被告適用法律亦無不當;(2)而北京高院在(2018)京民申4724號案中則支持原告要求作為股東的被告承擔賠償責任。3


    2.損害公司利益責任糾紛中的被告可以是公司股東、實際控制人、董事、監事、高級管理人員,但因第三人的侵權行為、違約行為損害公司利益的,不屬于該案由。實踐中,對于高管身份的審查主要以其在公司的日常經營管理中是否承擔了相應職責為判斷標準;而對于實際控制人身份的認定,則主要以公司的工商登記信息、公司章程、內部決議或其他協議等多方面的因素綜合判斷。



    (四)侵犯的權利客體不同4


    1.損害股東利益責任糾紛是董事、高級管理人員違反法律、行政法規或者公司章程的規定,損害股東利益而引起的糾紛,侵犯的權利客體是股東的權利。


    2.損害公司利益責任糾紛是公司作為利益被損害的一方,公司股東、實際控制人濫用股東權利或者董事、監事、高級管理人員違反法定義務、公司章程,損害的是公司的權利。


    二、關于兩案由下的延伸問題探討


    (一)隱名股東能否直接提起公司之訴


    上文所指的股東一般是指記載于股東名冊、公司章程并辦理公司登記機關登記的名義股東,關于“隱名股東”作為實際出資人能否直接提起損害股東利益責任糾紛或股東代位之訴,一般而言需要隱名股東顯名化后方可提起。以深圳為例,通過中國裁判文書網檢索截至2022年2月11日有關隱名股東的損害股東利益責任糾紛判決有兩例。


    在(2019)粵0303民初32997號案件中,法院認為原告肖金萍并不具有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司法》第二十條的規定起訴要求被告劉威強、潘殷承擔損害股東利益責任的主體資格條件,故其提起的本案訴訟,不符合民訴法規定的民事訴訟程序,予以駁回。5


    另外,在(2020)粵0391民初346號一案中,法院查明2018年李婉琳在另案中曾向朱建飛提起訴訟,請求解除其與朱建飛之間的股權轉讓協議,該請求最終未獲人民法院支持,本案中法院認為李婉琳與朱建飛之間所簽訂的《股權轉讓協議》不違反法律規定,合法有效,李婉琳的名字并未記載于公司股東名冊,其不便于直接行使公司的股東權利,對于李婉琳所受讓的10%股權而言,朱建飛系名義股東,其在行使和處分這10%股權時應當征得李婉琳的同意。兩被告在沒有李婉琳參加的情況下既決定解散公司,其亦負有向李婉琳證明利泰得公司應當解散的充足理由?,F明顯原告的上述權利均未能得到保障,故對于涉案損失的證明不能應由原告承擔舉證不能的責任,最后法院支持原告李婉琳的訴求。6



    由于隱名股東未登記公示,根據商事外觀主義原則對外不發生對抗效力,若隱名股東提起直接提起損害股東利益責任糾紛或股東代位之訴需要先確認其股東身份。但是發生爭議時,隱名股東往往難以獲得名義股東配合或直接經公司其他股東半數以上同意,需要通過提起股東資格確認之訴先顯名化取得適格的原告主體資格,再提起有關訴訟。


    (二)兩案由下的管轄權問題


    1.損害股東利益責任糾紛


    由于損害股東利益屬于一般侵權,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29條及《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的解釋》第24條之規定。北京高院在(2021)京民轄終212號案中認為“《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十八條規定,因侵權行為提起的訴訟,由侵權行為地或者被告住所地人民法院管轄。本案系損害股東利益責任糾紛,屬于因侵權行為提起的訴訟,侵權行為地或被告住所地人民法院對本案有管轄權”。7故公司股東在自己的股東利益被侵害后,可以從侵權行為地(包括侵權行為實施地、侵權結果發生地)、被告住所地法院,擇其一提起損害股東利益責任糾紛之訴。


    2.損害公司利益責任糾紛


    《公司法》第27條規定的是公司利益糾紛的特殊地域管轄情形,就公司設立、確認股東資格、分配利潤、解散等起訴的一般適用公司特殊管轄。而此處的“等”是否代表適用所有類型的公司訴訟?


    最高院在(2017)最高法民轄終391號案中認為“本案系損害公司利益責任糾紛。依照本院《民事案件案由規定》(根據(法〔2011〕41號)第一次修正),損害公司利益責任糾紛已被明文列入該規定第八部分之二十一"與公司有關的糾紛"的第二百五十六項案由,不在該規定第九部分"侵權責任糾紛"之列。因本案審理可能涉及收集調取與公司利益相關證據、審查股東代表訴訟的必要性和合法性等,本案由公司住所地人民法院管轄為宜,以方便當事人訴訟,便于人民法院依法審理?!?span style="margin:0px;padding:0px;outline:0px;max-width:100%;color:#78ACFE;font-size:13px;box-sizing:border-box !important;overflow-wrap:break-word !important;">(8


    但在最高院(2019)最高法民轄終325號案中,法院認為“公司以特定董事、股東損害公司利益為由提起訴訟,不符合公司組織訴訟涉及就同一個公司的同一個組織法行為的特征有多個訴訟,或存在與公司組織相關的多數利害關系人的多項法律關系變動,應適用民事訴訟法地域管轄的一般規定而非特殊地域管轄規定。屬于傳統意義上的侵權之訴,不應適用特殊地域管轄,而適用一般侵權糾紛的管轄原則”。9據此,損害公司利益責任糾紛并不當然適用《民事訴訟法》第27條之規定,從上述最高院的部分裁判觀點可見,實行特殊地域管轄原則的案件類型特征是訴的對象是公司組織法性質的法律關系,判決效力及于公司。10


    故以損害公司利益責任糾紛為由起訴的,需要具體案件具體分析,就案件組織性質、當事人身份確認、勝訴利益的歸屬等方面,結合法院的裁判傾向確定是適用《民事訴訟法》第27條還是第29條。


    (三)損害公司利益責任糾紛與公司關聯交易損害責任糾紛的關系


    損害公司利益責任糾紛包含了公司關聯交易損害責任糾紛,前者為一般情形,后者為特殊情形。關聯交易損害責任糾紛常見于上市公司的日常經營活動中,主要發生在公司的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董監高等關聯方利用關聯關系損害公司利益,以該案由進行起訴的主要適用《公司法》第21條以及《公司法》第216條第4項“本法下列用語的含義:(四)關聯關系,是指公司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董事、監事、高級管理人員與其直接或者間接控制的企業之間的關系,以及可能導致公司利益轉移的其他關系。但是,國家控股的企業之間不僅因為同受國家控股而具有關聯關系”,以及《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典》第84條“營利法人的控股出資人、實際控制人、董事、監事、高級管理人員不得利用其關聯關系損害法人的利益;利用關聯關系造成法人損失的,應當承擔賠償責任?!?/span>


    根據《公司法》第216第4項關聯交易的定義,當事人以公司關聯交易損害責任糾紛為由提起訴訟時,相較損害公司利益責任糾紛需要承擔較高的舉證責任,即需要進一步證明被告存在關聯交易行為,且公司利益的轉移與被告直接或間接控制的企業之間存在關聯關系。如果無法證明是以關聯交易的形式,則應以損害公司利益責任糾紛為由起訴為宜。


    三、結語


    對于公司糾紛中不同案由間的差異辨析及了解,有助于代理律師根據案件的具體情況包括委托方的舉證能力、股東身份確認等情況綜合考慮后,更好地把握案由的選擇及制定訴訟策略。


    參考文獻:

    (1)參見奚曉明:最高人民法院民事案件案由規定理解與適用2011年修訂版),人民法院出版社2011年版,392393。

    (2)參見最高人民法院2015民申字第3353號蘇茂謙、周振友等與陳彬、鄭義成損害股東利益責任糾紛申訴、申請民事裁定書,裁判日期20151228。

    (3)參見京市高級人民法院2018京民申4724號徐盛發與北京華盛景科技有限公司等再審審查與審判監督民事裁定書,裁判日期20181227。

    (4)參見李森損害公司利益責任糾紛相關問題研究》,深圳市南山區人民法院,發布時間20161020日。

    (5)參見深圳市羅湖區人民法院(2019)粵0303民初32997號肖金萍與劉威強、潘殷損害股東利益責任糾紛一審民事裁定書,裁判日期2020924。

    (6)參見深圳前海合作區人民法院(2020)粵0391民初346號李婉琳與朱建飛、盧梅友損害股東利益責任糾紛一審民事判決書,裁判日期2020429。

    (7)參見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2021京民轄終212號北京新華國泰水利資產管理有限公司等與渠荷投資集團有限公司損害股東利益責任糾紛民事裁定書,裁判日期20211029日。

    (8)參見最高人民法院(2017)最高法民轄終391號恒富創業投資企業、利迅投資(香港)有限公司損害公司利益責任糾紛二審民事裁定書,裁判日期20171130日。

    (9)參見最高人民法院(2019)最高法民轄終325號譚國仁、云南永保特種水泥有限責任公司損害公司利益責任糾紛二審民事裁定書,裁判日期2019729日。

    (10)參見蕪湖經開區人民法院公司關聯交易損害責任糾紛案件的管轄原則》,蕪湖經濟技術開發區人民法院網,發布時間2016627日。


    作 者 簡 介








    AAAA性BBBB欧美,性BBBBWWBBBB,性欧美BBBWBBBWBBBW